氣候變遷學堂:等著我們發現的海洋過渡區-The discoveries awaiting us in the ocean's twilight zone

作者:info 於 2018-08-01
83
次閱讀
氣候變遷學堂

(程度:普通) 適合國中以上程度閱讀

圖文來自: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.  http://www.whoi.edu/

TED Conferences  https://www.ted.com/



等著我們發現的海洋過渡區

 

汪洋大海中的過渡區(twilight zone)位於海面下 200 至 1000 公尺處,陽光不容易照射至此。這裡充滿微生物、浮游生物、深海魚,儘管水壓沉重、沒有陽光、含氧量低,但這裡所有的生物都能夠適應這種極端環境的挑戰。這些動物支撐著頂級獵食者, 如鯨魚、金槍魚、箭魚和鯊魚。這裡的水生生物量可能比以前預估的還多上十倍。事實上過渡區也許比海洋其他地方的總和更多。深水中有無數未被發現的物種,過渡區的生物們與地球氣候息息相關。

 

我們對過渡區知之甚少,因為很難研究它,它的範圍廣大,從北極到南大洋和全球各地。各地互不相同,隨著水和動物的移動而迅速變化。它深沉而黑暗、寒冷,且壓力巨大。

 

但過度區大多數的動物都非常小,並沒有像神話故事中所謂的深海巨怪,雖然牠們深海生物看起來都是兇神面煞、令人不寒而慄的。

 

更有趣的是尺寸不妨礙牠們「數大為強」,聲納實驗向我們呈現動物所形成的生活緻密層。

top_488734.jpg

海面下約四百公尺左右,這層因聲納反彈的聲音多而被誤認為海底。但研究數據表示,它不可能是海底,因為這一層在白天很深,而在夜間升起,日復一日地重複這模式。這實際上是地球上最大的動物遷徙,每天發生在全球各地,活動的巨波席捲全球的海洋,攜帶過渡區的居民旅行數百公尺,晚上到海面進食,白天返回相對安全,更深、更暗的水域。

 

這些動物和牠們的移動協助海面與深海海水攪拌循環著。這些動物靠近海面進食,將食物中的碳帶入深海,將碳留在深海,與大氣層隔絕長達數百年甚至數千年之久。這樣一來,遷移可能有助於使二氧化碳遠離大氣層,緩和全球暖化對氣候的影響。

但我們仍有很多問題,我們不知道是哪些物種遷徙,牠們吃什麼食物?誰獵食牠們?又或者牠們能夠帶走大氣中多少碳。

 

目前全球過渡區正受到威脅,在公海上的船隻一直捕撈數十萬噸被稱為磷蝦的小型蝦類動物。這些磷蝦被磨成魚粉以支撐對水產養殖和磷蝦油等營養品,人類日益增長的需求使捕魚船將魔掌伸向這一類海域或更深的海域,過度捕撈的情況可能不受法規限制,人類會對海洋生物和食物鏈造成不可逆轉的全球性影響。我們必須在影響發生之前扭轉困境,努力研究海洋與氣候變遷的關鍵部分。

 

最近的研究例子,研究團隊對鯊魚等動物裝上衛星定位裝置,研究表示許多頂級獵食者經常深潛到過渡區去覓食。研究學者紀錄牠們的游泳模式,與衛星數據比對,發現牠們的攝食熱點與洋流和其他的特性有關。生物學家曾經認為這些動物可以在海面找到所有的食物。而現在他們相信掠食者們依賴過渡區維生。但學者仍需弄清楚牠們如何找到最佳進食區,牠們在那裡吃什麼,和多少的飲食取決於過渡區的物種。

 

海樽(salps)這種類似凝膠狀的動物,每天可以吃掉海面近70%的藻類,牠們生存模式有助於消除來自海洋和大氣層的二氧化碳,有助減少溫室氣體,海樽就像超級吸塵器,吸入浮游生物、藻類,排出快速下沉的糞便,沉重的糞便攜帶碳到海洋的深處。但是必須繼續研究這種碳循環是否對地球氣候產生影響。

 

過渡區雖是個全球公有的區域,我們需要先認識和理解它,才能成為負責任的管家,溫和地捕魚、不濫捕,給大自然喘息的機會才能永續共存下去。這議題不限於科學家,而是所有人類的,因為在未來十年我們作出的決定,將會影響未來幾個世紀的海洋相貌。

 

圖文資料來至:

Heidi M. Sosik

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

TED Conferences, LL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等著我們發現的海洋過渡區-The discoveries awaiting us in the ocean's twilight zone